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南京24个新公交站亭一夜间被齐根切断离奇失踪

2018年01月24日 19:00   官网:苏州汉声乐器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南京24个新公交站亭一夜间被齐根切断离奇失踪,近日,由重庆电影集团与星汇两江艺术商业中心联合主办的重庆网络作家作品朗诵剧创作演绎大赛正如火如荼的上演。活动组委会邀请来了两位90后演员,侯拂明与何聪睿为重影醇色声音雕塑工作室代言。

  “江北大道上的公交站亭,你们怎么刚建好就拆了?”7月24日,南京公交集团场站公司工作人员被一通市民投诉电话弄得一头雾水。“怎么可能呢,我们好不容易建起来的,拆它做什么?”“那怎么站亭都不见了?”放下电话,工作人员赶到现场一看都惊呆了——刚修好的公交站亭,齐刷刷地被锯断了,新建的25个站亭只有一个还在,有24个公交站亭、23块公交站牌、4张候车坐椅被人为切割盗走,经济损失达142.8万元。这起南京公交史上最离奇的站亭丢失事件,是什么人所为?

  南京江北大道遇大盗:

  24个新建的站亭,前后才9天全部消失了,伤口都一样!

  现场

  新建的公交站亭“一夜蒸发”

  公交站亭丢失?这在南京是此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更别说是20多个站亭同时消失。现代快报记者刚听说这个消息时,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

  昨天上午,现代快报记者带着疑惑来到被盗走公交站亭所在路段——江北大道丽景路,一路都没有看到公交站台的身影,倒是路边每隔一段距离,就立着一段既像是栏杆又像是扶手的粗钢管。南京场站公司工作人员指了指这些钢管说,“这里就是不久前我们刚建起来的公交站台,现在只剩下坐椅了。”

  原来,这些显得有些“莫名其妙”的钢管是站台上的坐椅,这里就是原公交站亭的“遗址”。

  调查

  9天,25个站亭被偷了24个

  被盗走的公交站台均位于江北大道,涉及24个站亭,与主城区新建的公交站亭风格、材质一致。记者在现场看到,这段路上大部分站台都只有一张坐椅“孤零零”地立着,还有的站台干脆连坐椅都没有了。地面上光秃秃地立着几截碗口粗的钢管,管口处留着切割留下来的痕迹,而它们在被截断之前,是公交站亭和站牌的柱子。

  “你可以想象出这里不久前还是一个崭新的公交站亭吗?”南京公共交通集团广告公司副经理郑伟心痛地说,“万万没想到公交站亭还能被偷,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原来,7月15日前后这批25个站亭除了没加盖顶棚外,站台主体部分都建好了。“24日接到市民的投诉,这才发现被偷了24个,25日报了警。”

  一个站亭重达四五百斤

  都是不锈钢,共计损失142.8万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这一批公交站亭的建设,是与江北大道的建设同步进行的。按照计划,一共将建设45个,此前已经建好25个。而现在,龙华广场、浦厂小区、泰山庙、丽景路南、丽景路北、宁天城际卸甲甸、宁天城际大场站等24个都不同程度被盗,有的被盗得干干净净,有的只剩一个光秃秃的凳子,只有一座完好的在向阳桥。

  新的公交站亭,两柱之间长度为3.8米,中间灯箱高度近3米,均为不锈钢制成,郑伟告诉记者,每个站亭重量在四五百斤重,“每次安装的时候,都是用起重机。”而运送站亭的工具,则是8-12吨重的卡车。

  24个公交站亭、23块公交站牌、4张候车坐椅,就这样消失不见了。郑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站亭4万一个,站牌2万一个,而公交坐椅每个2000元,光实物损失就达142.8万元。

  探案

  1.是谁偷走了站亭?

  安装站亭得要三四个人,还得靠起重机帮忙

  站亭牢牢地扎根地下,又没有长翅膀,怎么会在短短几天时间内不翼而飞?

  郑伟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安装站亭要往下开挖80公分深,每个安装好,至少要花1个多小时,需要三四个人一起协力、在起重机的帮助下,才能建好。

  报警的同时,郑伟和同事向附近居民打听,但没有人看到是谁盗走了公交站亭。

  郑伟猜测,盗贼要把这样24个公交站亭、站牌切割下来,并在短时间内搬走,显然不是一人所为。

  另外,站亭是贴近地面被截断的,切口较为平整,边缘留有电焊烧过的痕迹,完成这一过程必须使用专业的切割工具,盗贼中肯定有人掌握专业的切割技术。“他们偷的不是一两个站亭,是24个!这些东西很重,而且体积非常大,要把这些‘大块头’的物件运走,肯定还得有大型货车。”郑伟分析。种种迹象表明,这伙盗贼显然是“有备而来”。

  2.为何没有人注意?

  盗贼携带专业工具,容易被误以为是正常的施工

  而且,这条路上路灯还没装好,也没有监控

  一般来说,站亭在被锯时动静肯定不小,为什么没有人注意到呢?盗贼是用了什么障眼法呢?郑伟分析,近期江北大道一直在施工,每天都有工人在铺路、安装路灯、装管道、布电线等等,盗贼就算弄出很大的噪音也可能被误认为是工地施工的噪音。况且,盗贼携带专业的切割工具,市民很容易误以为是市政施工,不加怀疑。

  回到文章开头的一幕,附近热心的居民看到公交站亭不见了,却给场站公司拨打投诉电话,“抱怨”把刚修好的站台给拆了。

  而最重要的一点,这条路上没有路灯。现代快报记者昨天在现场看到,这里的新路灯刚刚才竖起来,工人还在为路灯铺电线。“一到晚上这里黑灯瞎火的,大家都早早回家了,很少有人出门。如果公交站亭晚上被偷,更不会有人看到了。”郑伟说。

  就算作案时没被发现,难道就不能调取监控录像吗?令人头疼的是,这条路上尚未安装监控探头,成为警察视野里的死角,盗贼做了什么无从得知。

  告盗贼书

  拆台容易重建难,要浪费多少钱,你们知道吗?

  为了方便市民生活,整个江北大道都进行了改造,公交公司也特地在江北大道新建了25个公交站台。目前江北大道焕然一新,宽敞的柏油马路、整洁的街道,唯独路两旁被“齐根”截断的公交站亭,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你们盗走的东西造价达140多万,但重建则要花费更多的资金和人力。

  告诉你们,如果要重建站亭,需要把路面全部砸开,重新打地基,站亭建好了还要重新在路面上盖混凝土,这将是一笔很大的开支。

  另外,原先公交公司计划将公交站亭的电线与路灯的电线接到一起,路灯开则站亭灯箱亮,现在路灯已经快要通电了,站亭却被偷了。将来站亭建成后还要涉及重新铺设电线。

  盗走这些站亭你们卖了多少钱?又浪费了多少钱?这笔账你们算过吗?

  按照计划,这批公交站台青奥会前投入使用,但目前的情况是,站亭短期内很难恢复了。“公交站台的材质都是统一定制的,并没有剩余,重新定做要一个月时间。”郑伟说。

  “本来是打算在青奥前建一批新的站亭,既提升城市形象,又方便市民,没想到成了这个样子。”郑伟和他的同事们觉得很遗憾,他告诉记者,因为怕再被盗走,此路段其他公交站亭,也已经停止建设了。

  告诉你们!目前,浦口警方已着手调查。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等着法律的制裁吧!

延伸阅读:
  • 南京公交卡2020年将实现“全省刷”
  • 盐城2014年将实现大市区市镇公交全覆盖
  • 7月28日南京主城到八卦洲将开通3条直达公交
  • 宁镇扬公交8月起一卡通 未来将开地铁和"城巴"
  • 南京青奥村8月12日开村 已有3786名运动员报名
来源:现代快报 (责编:施忆、唐璐)

  纵观网络电影的题材,古惑仔题材层出穷,鲜有作品能够真正勾勒出小镇青年古惑江湖真实的即视感,该片由北大团队超高水准制作,堪比院线电影的贴切质感,从前期剧本的策划到中期电影的画面拍摄,再到后期细节无比精细的打磨,届时将为观众奉上一部优质精品。

  事实上,罗马赛段跨栏比赛开始前,刘翔原本想让搭档徐琦峰“出战”,并解释称“不想欺负别人”。不过徐琦峰却一脸严肃的表示:“这是比赛,不能让。”或许是被《极速前进》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氛围所感染,加上本赛段为淘汰赛段,刘翔最终决定披挂上阵,再次跨栏。眼见“劲敌”上场,同为奥运冠军的郭晶晶“叫板”说:“你敢跟我比跳水吗?”逗乐众人。经过一番探讨,“新晋男神”张哲瀚主动“出征”,与“翔飞人”同场竞技。重回起跑线,刘翔感慨万千:“我现在跨栏,可能技术跟以前有一点不一样。但是等起跑的那一刹那,我就感觉那么熟悉,自己又回到了以前比赛那种时候的场景。”“砰”!发令枪响,刘翔仿若离弦之箭,以强有力的节奏向终点发起冲刺。这般英姿,连吴建豪都忍不住化身迷弟,大呼“太帅了!”这一刻,时间仿佛被定格,12年前的“追风少年”似乎从不曾远去。“我觉得我保持得还不错,基本上三步一个栏,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儿。”赛后,刘翔回忆说。

  电影版《使徒行者》延续电视剧版的开放式结局,警察在追剿犯罪集团时发现代号为“BlackJack”的第六个“使徒”突然现身搅乱江湖。谈到片中“阿蓝”(张家辉饰演)和“少爷”(古天乐饰演)的关系时,张家辉直言这是一段“相爱相杀”的纠结兄弟情,“今天我救你,明天你救我,但关系中又藏着不少秘密”。

  剧中,各主演间的关系复杂纠结,戏外却是私交甚笃。刘芸被剧组其他人评为“开心果”,对此,她调侃说:“因为他们都是淑女,我不说话怎么办,不讲话气氛可尴尬了。”见大家把马可和乔振宇凑CP,乔振宇含蓄称演得很过瘾,遭刘芸神补刀:“他们俩才是真爱,我们是幌子。”

标签:南京24个新公交站亭一夜间被齐根切断离奇失踪

责任编辑:庾肩吾